娇嗔杀

一些个人认为混圈需要知道的事情

Apple:

lof很多同人作品,很多用户,很多太太。
有一些事情想说明白。
以下来自我和我身边的人的亲身经历,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同意的话请私信我,谢谢。

1.关注之前一定要看简介。

2.不要在文手/画手/coser面前拿ta与其他文手/画手/coser做比较(其他职业同上),不包括同好交流和良性竞争。

3.不要在一位太太的作品下谈论其他太太。

4.不喜欢吃一样食物,你可以选择不吃。但请不要摆出一副很恶心的样子,尤其是在你对面还坐着一位喜欢吃这种食物的人的时候。吃粮同样如此。

5.不要脚贱去踩雷,伤了土地也伤了你。

6.你发现了一位和你在某个方面志趣相投的伙伴,你和ta很要好。但是某一天你突然发现在其他的某些方面你们的观念完全不符,如果你选择尊重ta的观点,我想你们可以继续很要好;如果你为了保持所谓的“志同道合”而偏要ta改变ta的观点来迎合你,我想再多的功夫也是徒劳。

7.粉丝或许是太太们产粮的动力,但绝不会是太太们产粮的根本原因。不要去要求太太去做一些你喜欢但他们不喜欢的事情,你没有这个权利,他们也没有这个义务。产什么粮,产多少粮,给谁产粮,都是他们自己的意愿。

8.我想没有一个太太不喜欢评论。如果喜欢,动一动你的小手指,留下一条评论,我想太太们会很开心的。伸手党也请克制一下自己。

9.做一个友好、受人尊敬的外交官。

10.对于文手来说,文章是他们智慧的结晶。每个他们塑造的角色,每个他们构思的故事,都是有意义的,否则就不会出现在文章里。请尊重他们花下的笔墨与思想,尊重他们笔下的一草一木。

11.对于画手来说,每一幅作品都倾注了他们的心血和情感。在我看来,说一些类似于“这个画得好像××”的话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尤其是当太太们画的还是原创时,这种话就更显得无知。

12.不要觉得你自己有多厉害。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跳出那口井。你能做的只是一边在井里审视自己,一边想着如何跳到另外一口更大的井里去。

13.善于运用屏蔽、举报等功能。撕逼只会浪费时间和口舌。

14.每一个热爱ACG的小伙伴都是我们的家人。请善待他们,也请善待自己。

农家草莓铺:

萌cp就是个爱好,不是项目,更非事业,没有谁有资格破坏规则,也没有谁有资格建立规则。他们就在那里,是你心里的样子。你可以说故事,可以猜测可以臆想,但没有谁有资格折损,也没有谁有资格捍卫。

安利一下我们德云华服

北京三庆园永远是恢弘端庄的。就像郭班主这个人,范儿正,中气足,任窗外风雨如晦,我自垂眸静立。
三尺朱红台,百千雕花座,报幕的小师妹穿着折领短旗袍,就引开这一晚的笑谈古今。

长褂子安安顺顺挂在木柜子里。
小桃红整天都在想,辫儿哥哥辫儿哥哥,选我选我我超甜!


按褂子界的规矩来算,小桃红今年十六岁。正是脸颊粉粉的好年纪,在灯光下渐变成满满元气的浅水红,最喜欢的就是张云雷。
“只有我们角儿才配我,你看看你看看,李云杰,杨鹤通,孙越?他们穿我像话吗?”
“你这么说可不对啦,我看啊,角儿穿我才最好看。你没看姑娘们都微博上呼吁灰褂辫儿吗?瞧瞧,还带珠光~blingbilng哦~”
“喂你———你灰不溜秋——”
小桃红还没说完,孟鹤堂一伸手,把她捞走了。

孟鹤堂也不错。小桃红想,就凭那首恋人未满,结了婚也是小哥哥。

月光白追银丝黑很久了。他深沉地把自己揉出褶皱,对着银丝黑深情款款:“你能答应我吗?我们两个天生一对啊!挡谅啊姐姐!大小姐和姑爷啊!官配啊!”
银丝黑身为唯一的带闪褂子,保持高冷:
“我站辫林。”

这个颜控的世界。
月光白非常生气。


“行啦。”纯黑印花摆出长辈的架子,“消停会。小月你赶紧把自己抻平整了,一会儿陶阳来了肯定得穿你的。”

姆们姑爷就是疼我。月光白想,那也是,没人比他穿白色更好看了。

“啊呀,太子妃太子妃!太子妃要说书去啦!立正准备!欢迎皇室寡妇!”
“去!”纯黑印花打一下胡说八道的抹茶绿,“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少爷拍戏去,阎老师等等少爷,怎么就寡妇了?”
抹茶绿咧了咧领口,不敢说话。

阎鹤祥其实没有要来挑褂子说书。他把银丝黑拎出来,左右看看,在一旁仔仔细细熨平整了,才又拨开褂子们,单独挂在木柜的一角。
他轻轻弯起了嘴角,“小朋友要回来咯。”
然后他的身影融在暖暖的阳光里,慢慢模糊在远处。

“哎!“纯黑印花一拍盘扣,“我怎么把这茬儿忘了。”过几天就是封箱专场,少爷肯定是要回来的。“都给我好好准备啊!万一少爷选了你,你不就一炮而红了嘛!”
“我就不准备了啊花爷,”正红色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少爷去年穿过我了。”
“那我也不准备了!少爷…嘿嘿,少爷胖的时候爱穿我,他肯定不愿意回顾黑历史,嘻嘻。我还是等姆们角儿吧。”小桃红眨巴眨巴眼睛。
“我说你们一个个的自作多情什么呢,没看见阎老师都把银丝黑拿出来熨了吗,少爷今年肯定穿银丝黑了。”
对哦。褂子们撑着衣架,羡慕地看着那一头的银丝黑。
这就是女神吧。

酒红色跟着冯爷到台前去,今儿是《歪唱太平歌词》。
听着老太太到了南北角儿,酒红色自己也笑得不行不行的。他不像小桃红那么花痴,更不是银丝黑那种大颜控。他就觉得冯爷特别好,稳稳当当的。
台下有姑娘刨活,喊得上气不接下气。冯爷就会宠,任着她们闹。
哎呀,冯爷真是特别好。

回去的时候,看见小橙粉和小桃红两个小姊妹正咬耳朵。
“说什么呐?”酒红色边把自己挂上去边问。
“她呀,今天又陪楠朋友去啦!开心着呢。”小桃红吃吃笑。
“你还笑我!”小橙粉害了羞,更粉了。
谁能不喜欢大楠呀?大楠那么可爱,又高高大大的,最能撑起来衣服,被他穿可一点儿不起皱。
小橙粉高高兴兴。

转眼德云封箱的时候到了。师兄弟们对着词儿,在后台闹得沸沸扬扬,整个场子都是专属于“大过年的”暖洋洋的气氛。
班主换了白对襟棉衫和水光黑的裤子,从后边儿打帘子出来。
“差不多了啊,入场了入场了。都好好的演,咱们今年也圆圆满满结束,啊。”

齐齐整整的“嗳”。

岳云鹏给师父披上褂子,周九良和陶阳同大伙儿报告一声,说是弦师出了小问题,过去看看。

跟着郭老师稳稳走到台前,纯黑印花在辉煌的灯光下,忽然有些感慨。他跟着德云班子东奔西跑这些年,其实最知道上台是什么感受。小剧场倒还好,一旦到了商演、专场,演员站在台上,耀目晃眼的灯光吞噬l感官,台下的一切,那是什么也看不见的。
不管是芸芸观众,层层阶梯,或是那些在身后永远微笑的同门师兄弟,当你站得太高,那是什么也看不见的。

郭老师看得见吗?
这个人从津门冷肃的寒风里摸爬滚打一步一步走过来,如今儿徒门客三千更众,仍旧认认真真唱着大实话,愿衣食父母福寿康宁。

少爷看得见吗?
十五岁毅然下海,减肥难,求人更难,黄连苦,质疑更苦。
他和搭档,一个抛却锦绣前程,一个不畏流言冰冷,互相搀扶着走出泥泞,誓以意气换人间。

岳云鹏看得见吗?
渐渐走红,红到爆炸,红到万人空巷。可是再怎么样还是师弟的岳哥,还是师父的小岳,灰黑褂子一站,就是稳扎稳打的笃定。

张云雷看得见吗?
祖师爷赏的是嗓子,更是勤奋。平西王候渡劫三番,长身玉立睥睨众生,终于轻叹一声,又是探清水河。

那么,看不见的是谁?
你说呢。


这世上熙熙攘攘,皆是爱l欲凡人。无知者轻信所谓门派密辛,关系恶化,抱着手机屏幕揣测所谓真相,仿佛搭档反目,兄弟l阋墙,师徒l恩断,便能满足他们黑暗内心深处的险恶l狂想。
可是,真正的赤子,心是不会冷的。爱着一门艺术,便一辈子守着它,清贫也好富裕也罢,人有了可以坚持的东西,心是不会冷的。
所以纯黑印花的褂子并不担心。
他看见故事中心的他们讲着俏皮话唱着小曲儿,眼底温柔浅笑。
所到之处,长衫生风。


——————————————————————

“唉,今年辫儿哥哥还是没有选我,讨厌讨厌讨厌!”
“好啦桃桃,干嘛这么执着要见他嘛。远远守着他,守着他们,不就很好了吗。”
——————————————————————

嗯,远远守着他,守着他们,就很好了。

执迷不悔

他在摄像机前端正坐下,顺一顺大褂前摆,还是年轻时的老习惯。
“咱开始?…哎,您好,我是郭麒麟。”
他身边的红大褂拉拉他的袖子,两人一齐鞠躬。
“我是张云雷。”

“挺不习惯吧?这回没有姑娘给你尖叫了,哈哈。”
“嗨,什么习惯不习惯的,退了这些年再出来,完完整整介绍一遍自己,这算有始有终。不挺好吗。”
“您真是豁达通透。”
“——那可不得豁达通透么。我老舅啊,平西王侯。”
窗外温柔的秋风拂起一城落叶。先生两鬓斑白,笑容依旧年轻。

这是德云社更代第三十年。

我闭着眼仍能给您数出当时那盛况来。那年张云雷二十五岁,少年得志。吉他伴小曲儿红透了半边天,姑娘们念着想着要把心都给了辫儿哥哥。而打着齐刘海儿的郭老师才二十一岁,还是少班主,灵灵透透地穿一身黑大褂,收礼物能收十分钟。
打板儿咱就唱。

少女们轻易被长衫玉立的哥哥们迷了眼,是月光万里的翩翩情致,月光万里的谦谦君子。社交软件里数据疯狂上涨,荧光棒在越来越大的场馆里不倦挥舞,可是他眼睛里含着一池星光,他说,我还是原来的我。
谁呀?张云雷。
岁月翻篇时光剪断,回到一场合唱的大西厢上。骄傲的说,他们唱不上去,我不怕。姑娘们高高兴兴给他和苏,满场是清脆甜美的笑语——“怎么样?”
怎么样?
永远少年。

少班主夫人们和二奶奶们追着跑。杭州,武汉,上海,西安。我当年喜欢听上海姑娘。小郭老师羞涩的劲儿,撑着桌子眯着眼睛,唱一句问一句,“对不对啊?”是心头挚爱的小公子。但不得不说,西安黄褂子那一场是真给足了排面。得不高歌失不忧, 清水河畔酒家楼。 故地重回,他温柔地想起了那个一战成名万人空巷的夜晚,散场音乐已经响起来,却有清透的声音穿过人海,传到每一个人心尖上。还有人记得吗?奴有一段情,诸公静静心。
那真真切切是他私心送给我们的秦淮景。

两个人也是感情好。加上楠朋友,号称“玫瑰园三公主”,姑娘们要爱死了。
喜欢相声的这些年,认识了好多可爱的女孩子,小剧场里大胆起哄的,大巡演里娇嗔调笑的。她们有年轻的脸庞,满满胶原蛋白,闪着绒绒的青春的光。甚至认识了同乡的酥酥,那时候,她念着大学。熟识之后,常常约着一起出门看演出。动车上她撑着小脸儿问我,姐,你喜不喜欢北京啊?我哪儿能不喜欢。我说我当然喜欢。后来她考上了北师大的研究生,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北京的大雪里朝我喊——姐!我以后不用走啦!
一晃眼,她都结婚好久了。真的没有走,一直在京城看着春风冬雪,桃李芳菲。

“郭老师,您和陶老师…可有些日子没见啦?”

陶阳。对了,是穿着白褂子净扮得不得了的那个小少年。背起手来,小身板儿上上下下都是范儿。
“——也是我徒弟,也是我干儿子。”
“——这也不是外人。”
京剧相声两门儿抱,咱们剧社台柱子。稳稳当当站在那儿,小张生眉梢眼角全是温柔。恍惚间,老觉得这个人该考取功名去的,身骑白马呀,唱着西厢,唱着挡谅,从天光云影里走远。
那杭州美景,盖世无双。

“他忙着呢。在那边儿家陪弟妹,又还爱钻点儿古戏本,哪有空搭理我。师父才跟他说的到一头去。”

哦,是啦。这小少年,也成婚啦。

“嗳大林你可别羡慕啊,你是班主,这总得后继有人了才准你退下去啊。到时候别说学陶阳养老,吃喝嫖赌那都随便你。”
“没听说过啊。那是你和杨九郎。”

捧哏捧得张云雷恃宠而骄,这就是杨九郎。他结婚倒快,早早从三尺红台的梦里退出来,重情重义,却把情和戏拎得清楚,认认真真过着自己的生活。
那句话怎么讲?杨九郎双眸通透。
九寸湘妃摆动风流,杨九郎双眸通透。

一向觉得,这几个人最神奇的地方不是让年轻人爱上他们,而是让年轻人爱上相声,爱上传统文化。从一个刷着抖音,爱着奶油小生,唱着咖喱咖喱的人,变成一个会听太平歌词,会和苏,会赏三弦,会唱西皮流水的人。走在红墙绿柳里,遇见穿长褂的演员们,遇见长褂里温柔坚韧的灵魂,忽然间,岁月有了意义。

“我听导演说,您二位今天还给咱们观众准备了节目呀。”
“对,我们哥儿俩想着这么多年,出来演出得少了,没想到各位父老还是这么捧场,我们都很心里头感动。”
“我和大林唱一个,您随便听听。这么多年,玩儿似的也唱了不少,正正经经还是头一回。”

紫禁城一叶知秋,今夜有点温柔。
后海夜晚的凉风,吹散你的忧愁。
红墙绿柳沾细雨,藏着她的回眸。
让我感到不舍的,是京城的温柔。

一开口,还是当年穿着黑T,一句好心分手惹姑娘们尖叫的好嗓子。眼前闪过好多好多个永远“七点半”的夜晚,闪过抹茶绿的月光白的珊瑚橙色的长衫,闪过照花台,闪过大实话,当然也闪过探清水河。少班主早已经不是少班主,却仍然是那个坚守本心的朗朗少年,持着京腔说着笑着,怎样也不肯老去。
而身边,他那一场银丝长褂的温柔风流,亦从未褪色过。






“我是德云社的相声演员,我叫张云雷。”
“那怎么办呐?你不得自己倒去啊?渴着吧。”
“青儿没说话呀,先把那小脸仰啊…”
“秋雨下连绵,霜降那清水河…”
“那是你舅妈。”
“大林这孩子心里就有个想法,就是想坚持传统。”
“德云社有个传统的小曲儿,叫大实话——”





一袭长衫如锦绣,岁月从不败美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非正式乱谈:

原梗来自微博 见评论区
楼诚及衍生大学的留言板二三事

猫猫是御风而行的苹果,是森林里多汁液的书本

现在算凌晨啦,想一想,还是给猫猫写一点点东西。称不上长评,就是…一点点感受。
我第一次看小狮子趴北边儿是一年前半年前还是多少,自己都不太记得,今天又看了一遍。多好呀,真的,那些温柔的梦想,那些明亮的眼睛,在文字里屏幕里高高兴兴地活着。
长干行里面写,十四为君妇,十五始展眉,十六君远行。诗里的女孩儿被李白慢慢刻画,有种蒙太奇的感觉,光影一闪,写到人生的另一个阶段。觉得这就是猫的给人的感受。她记录那些清晨金色的阳光,记录空啤酒瓶,记录一支烟,还有夜晚亮堂热闹人声鼎沸的大学操场。换一换,孩子们心境就变一变。
孩子。很久没有用孩子来形容哥哥们。明诚,季白,周凯,李熏然。个个拎出去独当一面,个个在自己的场子里掀起猎猎风声,突然被猫猫顺毛,写成倔强的孩子。
然而不止他们,猫猫写着写着,东脸48也变成孩子。猫猫有种大姐姐的感觉,真能想象到她披着玫瑰豆沙颜色的薄外套,三点半睡午觉起来,懒洋洋播一支德彪西,坐在落地窗前的羊毛毯子上拿电脑敲字。她咬咬手指,长卷发垂下来,温柔地想,哎呀,今天怎么让他们相遇呢。
这样子,明楼和凌远被凑到一起喝酒。洪少秋阴风侧侧摔白手套。庄恕的书被五十卖掉,庄恕恨。猫猫就在屏幕外边一边喝奶茶一边噼里啪啦打字,少年们,老师们,学长们,一个个的小心思全被她剖开,晕乎乎地在原地扑棱手脚,甜到发傻。
所以这也有一点不好,那就是看猫猫的文特想谈恋爱。是那种过于美好的真切感。在文字里,猫猫先假扮李小五,斗志昂扬追老师,然后又读凌远的心,啊对对对我喜欢李熏然我超喜欢的。你这样子真的很让人燃起“我暗恋对象可能也喜欢我”这种错觉的嘛。过分。过分!
之前买了云之上,云之上陪我度过了一些备考期间焦虑的夜晚,也陪我度过了很多患得患失快乐怅然的暗恋时光。现在重温小狮子,仍然找得到云之上的影子,想起那些拼命走出的黑暗,想起那些不负热忱,那些酸酸甜甜的心思。真的很好呀。谢谢可爱猫猫,谢谢你啦。

@猫爪必须在上 

顺便!复习期间没上网,小狮子什么时候出本的一点也不知道…好难过…想问问会二刷吗qnq

❤双飞彩翼❤

双飞彩翼:

头顶青天后台硬~


目录-S:



主页:http://nicolejane-kid1412.lofter.com








❤❤❤❤❤❤❤❤❤❤❤❤❤❤❤❤















【楼诚】明家蓝光日常 1




【楼诚】明家蓝光日常 2




【楼诚】明家蓝光日常 3




【楼诚】明家蓝光日常 4




【楼诚】明家蓝光日常 5




【楼诚】明家蓝光日常 7     















 







【楼诚/荣霖】半面妆 01




【楼诚/荣霖】半面妆 02




【楼诚/荣霖】半面妆 03




【楼诚/荣霖】半面妆 番外1




【楼诚/荣霖】半面妆 番外1的初夜过后




【楼诚/荣霖】半面妆 04




【楼诚/荣霖】半面妆 05




【楼诚/荣霖】半面妆 06




【楼诚/荣霖】半面妆 07




【楼诚/荣霖】半面妆 08




【楼诚/荣霖】半面妆 09




【楼诚/荣霖】半面妆 番外2




【楼诚/荣霖】半面妆 10




【楼诚/荣霖】半面妆 11




【楼诚/荣霖】半面妆 12




【楼诚/荣霖】半面妆 13




【楼诚/荣霖】半面妆 14




【楼诚/荣霖】半面妆 15




【楼诚/荣霖】掉落日常 01




【楼诚/荣霖】半面妆 16




【楼诚/荣霖】半面妆 17




【楼诚/荣霖】半面妆 18




【楼诚/荣霖】半面妆 19




【楼诚/荣霖】半面妆 20




【楼诚/荣霖】半面妆 21(缺失)




【楼诚/荣霖】半面妆 22




【楼诚/荣霖】掉落日常 02




【楼诚/荣霖】半面妆 23




【楼诚/荣霖】半面妆 24




【楼诚/荣霖】半面妆 25




【楼诚/荣霖】半面妆 26




【楼诚/荣霖】半面妆 番外3




【楼诚/荣霖】半面妆 27




【楼诚/荣霖】半面妆 28




【楼诚/荣霖】半面妆 29




【楼诚/荣霖】掉落日常 03




【楼诚/荣霖】半面妆 30-1




【楼诚/荣霖】半面妆 30-2




【楼诚/荣霖】半面妆 31




【楼诚/荣霖】半面妆 32




【楼诚/荣霖】掉落日常 04




【楼诚/荣霖】半面妆 33




【荣霖】吃醋梗 01




【荣霖】吃醋梗 02




【楼诚/荣霖】半面妆 34




【楼诚/荣霖】半面妆 35




【明台X顾清明】半面妆 番外4




【楼诚/荣霖】半面妆 36




【楼诚/荣霖】半面妆 37




【楼诚/荣霖】半面妆 38(完结)




【荣霖】半面妆 番外 但为君故




写在《半面妆》后面








【荣霖】艳荣 01




【荣霖】艳荣 02




【荣霖】艳荣 03




【荣霖】艳荣 04




【荣霖】艳荣 05




【荣霖】艳荣 06




【荣霖】艳荣 07




【荣霖】艳荣 08




【荣霖】艳荣 09




【荣霖】艳荣 10




【荣霖】艳荣 11




【荣霖】艳荣 12




【荣霖】艳荣 13




【荣霖】艳荣 14




【荣霖】艳荣 15




【荣霖】艳荣 16




【荣霖】艳荣 17




【荣霖】艳荣 18




【荣霖】艳荣 19




【荣霖】艳荣 20




【荣霖】艳荣 21




【荣霖】艳荣 22




【荣霖】艳荣 23




【荣霖】艳荣 24




【荣霖】艳荣 25




【荣霖】艳荣 26




【荣霖】艳荣 27




【荣霖】艳荣 28




【荣霖】艳荣 29




【荣霖】艳荣 30




【荣霖】艳荣 31




【荣霖】艳荣 32




【荣霖】艳荣 33




【荣霖】艳荣 34




【荣霖】艳荣 35




【荣霖】艳荣 36




【荣霖】艳荣 37




【荣霖】艳荣 38




【荣霖】艳荣 39




【荣霖】艳荣 40




【荣霖】艳荣 41




【荣霖】艳荣 42




【荣霖】艳荣 43




【荣霖】艳荣 44




【荣霖】艳荣 45




【荣霖】艳荣 46




【荣霖】艳荣 47




【荣霖】艳荣 48




【荣霖】艳荣 49




【荣霖】艳荣 50




【荣霖】艳荣 51















【琅琊榜】记得当时年纪小|大梁官二代日常纪实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论乌云能不能跑到中越边境的可行性报告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论乌云退休之后的继任问题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论北京澡堂子的休养生息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论胡八一到底不能干什么?











 







【楼诚】伪装者全员性转可行性报告 01




【楼诚】伪装者全员性转可行性报告 02











 







【楼诚】醒来觉得甚是爱你(ABO) 01




【楼诚】醒来觉得甚是爱你(ABO) 02




【楼诚】醒来觉得甚是爱你(ABO) 03




【楼诚】醒来觉得甚是爱你(ABO) 04




【楼诚】醒来觉得甚是爱你(ABO) 05




【楼诚】醒来觉得甚是爱你(ABO) 06




【楼诚】醒来觉得甚是爱你(ABO) 07




【楼诚】醒来觉得甚是爱你(ABO) 08











 







【楼诚】朱门背后(B**M) 01




【楼诚】朱门背后(B**M) 02




【楼诚】朱门背后(B**M) 03




【楼诚】朱门背后(B**M) 04




【楼诚】朱门背后(B**M) 05




【楼诚】朱门背后(B**M) 06 上午




【楼诚】朱门背后(B**M) 06 下午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 一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 二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 三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 四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 五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 六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 七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 八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 九




【凌赵】拯救现实主义 十











 







【奇然】江州大秘日程录 01




【奇然】江州大秘日程录 02(缺失)




【奇然】江州大秘日程录 03




【奇然】天干物燥















【杜见峰X黄K功】如何解决独立团的冬季被服问题








 







【周永嘉x公孙泽】你知道猫薄荷会上瘾吗? 01




【周永嘉x公孙泽】你知道猫薄荷会上瘾吗? 02




【周永嘉x公孙泽】七宗罪——嫉妒(03)




【周永嘉x公孙泽】你知道猫薄荷会上瘾吗? 04




【周永嘉x公孙泽】你知道猫薄荷会上瘾吗? 05(完结)




【周永嘉x公孙泽】你知道猫薄荷会上瘾吗? 番外











 







【楼诚】七宗罪——傲慢




【嘉泽】七宗罪——嫉妒




【荣霖】七宗罪——暴怒




【荣霖】后七宗罪——暴怒




【凌赵】七宗罪——懒惰




【奇然】七宗罪——贪婪




【胡勇】七宗罪——色欲




【蔺靖】七宗罪——暴食(完结)















【胡汉新x王瑞】春日草地的午后








 







【谭宗明x陈家明】艺术什么价? 01




【谭宗明x陈家明】艺术什么价? 02











 







【荣霖/杜方】投喂小段子 01




【荣霖/杜方】投喂小段子 02











 







【彻璞】王后什么时候跟我回宫?!




【彻璞】王后什么时候跟朕生第十个?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01 序章




【彻璞】上天安排得最大嘛 02




【彻璞】上天安排得最大嘛 03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04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05




一点小说明1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06




【彻璞】上天安排得最大嘛 07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08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09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10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11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12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13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14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15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16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17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18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19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20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21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22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23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24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25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26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27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28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29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30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31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32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33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34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35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36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37




一点小说明2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38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39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40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41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42(完结)




【彻璞】上天安排的最大嘛 番外











 







【群相】醉卧沙场君莫笑(环太AU) 上(缺失)




【群像】醉卧沙场君莫笑(环太AU) 中




【群像】醉卧沙场君莫笑(环太AU) 下















【群像】气蒸金陵








 







【胡勇/一八】【胡扯考据】你们永远也不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第一集




【胡勇/一八】【胡扯考据】你们永远也不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第二集




【胡勇/一八】齐妹妹-张海晏















【岳振声x刘承志】让海潮伴我来拥抱你。








 







【凌赵】追男神也要按基本法来 上




【凌赵】追男神也要按基本法来 下















【蔺靖】式微式微胡不归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01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02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03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04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05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06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07




《朝夕万年》注释1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08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09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10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11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12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13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14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15




《朝夕万年》注释 2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16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17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18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19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20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21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22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23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24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25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26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27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28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29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30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31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32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33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34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35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36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37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38




《朝夕万年》注释 3(缺失)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39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40(完结)




《朝夕万年》注释3




【胡八一x齐勇/知青组】朝夕万年 番外 一条红围脖















【庄季】天机浅 01








 







【楼诚/胡勇】【生日贺文】日月依旧 上




【楼诚/胡勇】【生日贺文】日月依旧 中




【楼诚/胡勇】【生日贺文】日月依旧 下


















【谭宗明x陈家明】我们在相爱,想到就心烦 01




【谭宗明x陈家明】我们在相爱,想到就心烦 02




【谭宗明x陈家明】我们在相爱,想到就心烦 03(完结)















【楼诚】性转版明家蓝光日常








 







【庄赵/蒸汽AU】气蒸金陵——使命:英雄团 1




【庄赵/蒸汽AU】气蒸金陵——使命:英雄团 2















【荣霖/胡勇/凌赵奇然/彻璞】如何一句话实力坑队友


【伪装者/围屋/箭弦】半面妆。荣许。楼诚。1

双飞彩翼:

应小伙伴 @月巴的时空旅行   要求的戏子脑洞,然而我只是想写他俩的污,结果写了半天也没污上……是谁说的想写PWP就应该从解开扣子写,否则永远写不到污上……ORZ


1.  明台第一次看见荣石的时候,就觉得屁股上被竹板打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他挠了挠头,这他妈是条件反射吗?他推了推眼镜,微笑着说,“听闻荣先生有意向北平发展生意是吗?”


荣石笑了笑,“我是生意人,哪的利润高,我自然是奔哪去。”他喝了口咖啡,“况且,舍弟在这学戏,我在这也方便照顾他。”


“荣老板的戏在北平也是有名的,也可和梅老板一比了。”明台微笑着说。


荣石挥挥手,“哪里,他是半路出家,哪能跟梅老板相比,荣石在北平有几分薄面,那是大家给我面子。”


明台点了点头,“感谢您接受我们报馆的采访。”明台伸出了手,荣石握了上去,袖口的纸条不动声色地传了过去。


此次荣石进京的旗号只是探望义弟,接受采访的地方就是戏园子,戏园子里来来往往打扫的小学徒,后院还有咿咿呀呀的吟唱声。


明台说了句,“您请留步。”转身要走,正撞上卸完了妆,穿着白棉布对襟褂子跑过来的许一霖。


!!!


你们玩我是吧!你们合起伙来玩我是吧!


明台瞪着眼睛看着许一霖,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认识自己。


 许一霖被明台看得发毛,看向身后的荣石,“大哥?”


明台抽动着嘴角,“荣老板,我是京报的记者。”扶了扶帽檐,“荣先生,告辞。”


“王先生慢走。”


 


接到索杰的电报时,明台早就听说了荣石的大名了。热河大亨,关东军竹木纯一眼前的红人,他的军火生意不仅包办整个热河,连锦州在内的辽宁大半地区也都是他的辐射范围,可以说是北方平原上跺一脚地都要抖三抖的人,是个名副其实的头号汉奸。


北平小组经历过上次血洗之后,组织破坏严重,几乎无法支持太行山区的部队活动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荣石依然在热河做他的大亨,是绝对不能到北平来的。


 


明台离开之前回头看了眼荣石,荣石正舒舒服服地坐在太师椅里,腿上坐着荣老板许一霖,荣石正环着他的腰跟他咬耳朵,情状之亲密,完全不辜负他包戏子养小官的好名声。可明台知道,荣石正在跟许一霖交待他们的行动,他毫不怀疑他会在今晚八点戏园子开场前等第一个响三声没人回答就挂断的电话,再等电话响两声之后听到荣老板定咖啡店包厢的声音。明台没接触过这两个人,不知道他们的能力如何,可他知道跟他们长相差不多的另外两个货,那演技之高超,装傻之纯粹,也只有赵丹、金焰可以相提并论了。


明台看了看北平的天,呼,好想吃得月楼的生煎看赵丹的电影啊~~


 


2.“大哥,荣水生的‘西厢记’票子。”阿诚将戏票放在明楼桌上。


明楼死死地按住太阳穴,“知道了。”


“头疼啊?”阿诚绕过了桌子,“吃药了吗?”


“嗯。”明楼胡乱答了一句。


阿诚攥着明楼的手,让他松开,然后自己按住明楼的太阳穴,慢慢揉着,“不能这么死命按,越按越疼。”


明楼抬头看了阿诚一眼,靠在他身上,“但愿这几名同志能平安出沪,找到新四军部队。”


“别想了,休息会。”阿诚靠着明长官的桌子,让明楼在自己怀里休息。


 


3.  荣石捂着伤口冲进荣老板的房间时,许一霖刚画完嘴上的胭脂,已经上好了妆了。


尽管知道荣石做得是玩命的买卖,头一回见血的许一霖还是吓得瞠目结舌,一口凉气哽在嗓子眼,胭脂画笔“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你……”许一霖扶着荣石,“这是……”


“快关门!”


许一霖连忙将门绊住,荣石倒在梳妆台上,他硬撑着说,“日本人马上就能查过来……”许一霖手都在抖着,脑子嗡嗡地响,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荣石看着他的样子,伸手握着他的手紧攥了攥,“一霖,快帮忙。”


“哦……哦……”


许一霖连忙将荣石的大衣脱下,前后看了看,并没有沾上血迹,随即打开门将大衣挂在了门外。荣石已将自己的西装和衬衫全都脱下,许一霖找出房里常放的棉布衣服,抖着手将衣服撕开帮荣石把身上的伤口裹紧。


 


戏班班主带着日本人高杉走到后台,绕了一圈,就看见关着门的台柱子的房间,说话便要进去。


班主看见门口挂着的大衣,看那溜光水滑的貂皮衣领就知道荣石一定在里面,连忙上前拦着,“哎哎哎,这位长官,荣老板这会上妆呢,吩咐了不能打扰。”


高杉骂了一句,推开班主,就去推门。门被绊住了,使劲推了几下,却终于一脚踹开,冲了进去。


房间里浓重的胭脂水粉的香气扑鼻而来,像是要把人活生生推出去。许一霖正坐在梳妆桌上,白色里衣已经全部敞开了,双臂正搭在荣石的肩膀上,他已经勒好了头,上好了半面的妆,嘴上的胭脂似乎是被人抹去了,抹得嘴边也都是嫣红,脖子上似乎湿漉漉的一道水痕,正惊讶地看着闯进来的人。


荣石从许一霖的胸前抬起头,重重地出了口气,“班主!没看见门口的大衣吗!”


“荣大少,不是……这位长官,他非要闯进来,小的拦不住啊!”


荣石转过身,看着领头的日本人,气得瞪着眼睛,嘴上也是嫣红的胭脂痕迹,让人终于明白荣老板嘴上的胭脂是被谁抹了。


“干什么!”


“搜捕嫌疑人!”


“你他妈倒是去搜啊!来这干吗!”荣石咬着牙说。许一霖从梳妆台上下来,将自己的衣服穿好。


“我们有人看到了,有人影进了这个房间。”


“废话,我们俩哪个不是人!也就是你闯进来才多了个不是人的东西!”荣大少那欲|求不满的火气从目光里喷出来,能生生把这伙人烧死。


高杉说了句,“进来搜!”


荣石接着喊,“滚出去!”


高杉扭头瞪着荣石,荣石轻蔑地笑了笑,“你就算没脑子,你也瞎吗?这屋子就这么大地方,你搜什么!你看不见吗?”


高杉看了看,一地被打碎的油彩,黑白红的混了一地,被踩的不成样子,一看就是从梳妆台上扫下来的。他能够想象这个大少爷急|色的样子,他嗤笑了声,接着往里走,里面放着两排戏服。


他刚要掀开看看,就听见许一霖喊了声,“喂,我的行头可不能碰啊!”说着走了过去,“你知道这花了多少大洋吗!”


荣石笑了声,“没关系,让他看,谅他也没见过,碰坏了我给你买新的。”


“那不行,这断一根线都要重新再找老师傅的,咱们家不心疼钱,可是费工夫啊,又要好久不能上台呢!”许一霖看着高杉,“你看看就行了,别动手了。”


高杉看着眼前的荣老板,眉梢眼角都已画好了旦角的妆,被勒得飞上鬓边,眼里含光带水,好一副多情女儿的装扮,正配上今日上的“西厢记”,真不愧是“倾国倾城的貌”。


高杉咽了口口水,刚要抬手,就听见背后荣石说了句,“你敢!”


高杉转过身看着荣石,荣石弯着嘴角,“你去问问关东军的竹木纯一,敢调戏我兄弟的人,都是什么下场!你去问问爷杀了他的几条狗了,你看他敢不敢放个屁!”


高杉的队里随即有人过来跟他耳语了几句,他也实在听说过荣石的混蛋名声,无论杀了多少个日本兵,关东军就是拿他没辙。


“撤。”高杉带头走出了房间。


 


许一霖刚关上了门,荣石就倒在了桌上,冷汗刷地就下来了,他惨白的脸色要不是沾上了许一霖脸上的油彩,一眼就能被人识破。


他皱着眉头咳嗽了几声,“你这是打碎了什么玩意,味道这么重,你要呛死我啊!”


许一霖扶着他坐在椅子上,“这是我们家胭脂水粉里味道最重的几种了,没这么重的味,盖得过你身上的血腥味吗?”


荣石点了点头,“想得周到。”


“幸好没发现行头里藏的衣服。”许一霖看了眼戏服。


“临危不乱,有进步。”荣石握着他的手,“回头你想办法把那些处理了。”


许一霖点了点头,蹲在旁边看着他,“现在怎么办?送你去医院?”


荣石看着许一霖笑了笑,捏了捏他的下巴,“刚夸过你就犯傻,送什么医院,看戏。”


“你这样怎么看啊?”


“我是看戏,又不是唱戏,坐着不动,没事。”荣石皱着眉头,扶着许一霖的肩膀,“去把我的大衣拿回来。万一血浸出来,还能挡一下。”


 


 


TBC

瞎琢磨的一个全员性转!我好喜欢诚姐嘻嘻嘻

“姐姐。”她趴在锈绿雕花的铜床上,头发洗过了,卷成细细纠缠的曲线。明楼打着一份报告,抽空往这边看一眼,“做什么?”
“你拿个枕头垫着呀,坐这么久,仔细明天头疼的。”明诚翻个身,仰着头剥一瓣橘子。
“哦。行。”她不经意带出来的沪语口音几乎让明楼笑了一下。于是明楼顺理成章地抽出她夹在怀里的绸布枕头,“那把这个贡献给我。”
不用看,也知道明诚塞着橘子翻了一个怎样嗔怪的白眼。
“行了,我还有几行就做完了。你累一天,你先睡。”明楼说着,真的把金丝眼镜摘下来搁在桌边,递给妹妹一个安抚的眼神。
“嗯…。”明诚把自己塞进被子里,她睡觉一向安稳。胖胖的小花被软塌塌陷出一块。
明楼皱了皱眉。丫头也不刷牙。

哥哥的电话是一大早就打来的,精准的计算好了时差。
“明楼呀,你要记得给阿诚公司打好招呼的呀,叫阿诚抓紧请新同事吃个饭,这种礼节说不重要也重要的。还有明台的学校你联系好了没有?要住宿条件好的。我不想看到下学期明台到巴黎的时候跟我告你的状!…哦你还有理了?你再说一遍…算了你不要说了,叫阿诚来听!”
明大小姐穿着高定西装严肃地无奈,等待她的妹妹来救她。
“大哥…都好呢,大姐都安排得好好的…没帮她说话呀…您注意身体,明台怎么样了?”明诚温温柔柔地冲听筒耐心解释汇报,抽空给明楼眨眨眼睛。“想家,想明台阿香,特别想您。大姐没谈恋爱,我看着她呢,您放心…好…”

“你说大哥干嘛要担心你谈恋爱,外国妹夫很难接受?”终于摆脱了甜蜜的负担,明诚坐在副驾驶扣紧安全带的时候,带着点笑意问她的姐姐。
“谁晓得。可能是要把我留着给你。”大小姐一本正经。
“…”明诚只来得及挑了挑眉,刚刚戴好了袖扣的手把她拦腰揽过来,然后用一个吻把她淹没了。
“欢迎来法兰西。阿诚。正式的见面礼。”

Flying:

一个风格尝试

肖想很久的场面,( @双飞彩翼 太太《艳荣》设定)试胭脂的一霖,偷窥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