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嗔杀

陈喜庆.:

德云少女小jk了解一下!
人多我就做!
人少我就自己穿(噘嘴)
但是这个可能得到十月后才能做好货!
应该会弄个淘宝店吧!
打上cp的tag,你们知道的人也就多点

趟风冒雪到塞北:

一段时间之前的图,小动画发不出去,就发张截图吧。

我他妈这辈子是出不来了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来自因为莫名押中考题而疯狂得瑟的老板的客户端】


是的我们没有倒闭!!!(高举双手以示清白(?


因为最近都没有啥新视频可以发,司宝连广告都没得做了。看看上次的作品还是三周年纪念,难免有些心虚啊。

好在公司的剪刀手每天爬墙吃瓜过着无所事事逍遥自在的幸福生活(不好意思说漏嘴了ORZ

咳咳,好在公司的剪刀手每天钻研娱乐圈态势、努力师夷长技磨练技艺,过着起早贪黑、不辞劳苦的生活……


所以,养精蓄锐!迎接春晚啦!


虽然现在什么都没有开始准备,但春晚一定会有的。

如果没有的话司宝负责把公司所有的ID名单公布给大家,大家可以挨个抽打,千万不要手下留情(纯洁善良的微笑.jpg)


西北食记 1

Bisexual:

*现代AU,楼诚二位都是普通人。只是一个公休假出来避暑,顺便吃吃喝喝的小故事。


 


 


两人一到兰州,照例先去了博物馆。在民俗文化和古生物化石里走过一遭,党政廉洁的临时展厅不太想看,不如看红色甘肃。出展厅时,明楼细细看过了墙上贴着的抗战时的物价,1937年的一百法币能买两头牛,1943年能买一只鸡,1947年只能买到三分之一盒火柴。


 


“经济乱到这个地步,钱不是钱啊。”明诚说。


 


明楼点点头,“法币是经济战的主力,不光在国统区维持建设,控制地方钱币,还能在敌后区牵制日本人,保持汇率,联合英美经济。它一出错,就通货膨胀,钱不是钱了。”顿了顿,“几点了?看得饿了。”


 


于是去找饭馆。兰州温度不高,但太阳晒得很,树也不多。明诚顶着大太阳在手机上搜了半天,怎么全是川菜馆子。最后被明楼随便拉进路边一家面馆。


 


菜色不多,他们要了两碗牛肉拉面。落座时明楼对泛着油光的桌子皱眉头,明诚就起来找了块抹布仔仔细细擦桌子,擦的时候看着他那模样觉得好笑,着急的是他,嫌弃的还是他,动手的又不是他了。


 


刚擦完桌子,戴着小白帽的服务生就把两碗面端了上来。牛肉另装在碟子里,分量很足,冒着白气的拉面一大碗,还浇着一层红油和辣椒,跟剩下的半碗葱花交相辉映,大红大绿的,带来一波视觉冲击。


 


明楼又皱眉头了。他不吃辣。可点菜的时候,也没人告诉他兰州的牛肉拉面是辣的呀。


 


明诚先挑起一筷子白莹莹的面条,吹得不烫了再塞进嘴里。明楼盯着他把那一口吃完,冲自己眨了眨眼,圆眼里特别真诚:“没有我在武汉吃的辣,真的。”


 


明楼半信半疑地动筷子,吃了一小绺。


 


入口还好,还是面的香气占了大半,可一咽下去,明楼表情古怪,嘴唇抿得死死的,也不好意思在明诚面前吐舌头,只好放下筷子捂着嘴咳得惊天动地,把明诚的笑声都盖过去了。


 


“我去给你买瓶水。”明诚一边笑着一边跑出去。


 


明楼依然在捂着嘴倒抽凉气,看着他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


 


没多久明诚就回来了,除了拎着两瓶矿泉水,还拿了一个碗。他先拧开瓶盖让明楼喝了水,又拿明楼的筷子把碗里的面条挑到空碗里,倒进水,涮一涮,勉强可以吃。至于牛肉么,还好没有倒进去,直接干吃吧。


 


明楼面无表情地拿筷子挑白水涮面,看着明诚特别欢快地把脸埋进那一碗红油里,心里不是很痛快。这情景很容易勾起他出差去四川的不快记忆,见到王天风这种事情就不说了,吃,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明诚在武汉上了四年军校,对于吃辣已经百无禁忌,麻辣烫钵钵鸡冒菜凤爪红油抄手担担面全都能吃,而他,吃什么都得拿白水涮一遍,最可怕的是涮完了还辣,搞得他一个都奔四的人了还能起一脸痘,回去被明台逮住好一顿嘲笑,最后以明楼问他月考成绩告终。


 


天不怕地不怕的明大少爷就怕吃辣——不是,我就不明白了,到底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辣啊!


 


明楼气得咳了一下。


 


明诚吃了大半碗,看他这么痛苦,终究于心不忍,在店里左瞧右看,诶,还有卖酸奶的地方。明诚视力好,把贴在玻璃柜上的菜单念给明楼听:“酸奶,杏皮茶,甜醅子……听起来都很甜,应该会解辣,你要不要?”


 


明楼听完,说好。


 


明诚马上就去一样买了两个。明楼挨个吃过,明诚咽下碗里的最后一口面,问他:“好吃么?”


 


明楼没有着急回答,他看着明诚吃面吃得油光发亮的嘴唇,忽然低头去包里掏东西。明诚不明就里,他掏出了一块纸巾,伸过手去,慢条斯理地揩掉明诚唇边的红油,说:“我看挺好吃。”


 


明诚脸上有点发烫,瞪他一眼,不问了,自己去吃。


 


各地的老酸奶都是一个口味,乏善可陈。甜醅子和杏皮茶倒是个新鲜玩意儿。他们一致认为甜醅子很好吃,有一点像醪糟,下面的筱麦酒曲尤其清甜好吃。杏皮茶的杏味儿很浓,明诚说酸涩,明楼说有点咸。


 


明诚一脸难以置信:“咸?你口味坏掉了吧,我觉得挺好喝啊。”


 


明楼就把自己面前的杏皮茶推给了他。


 


虽然明诚每个都买了两份,但真吃起来你一勺我一勺的,也不知道谁吃谁的了。他们随意谈着兰州的天气、民俗、甘博的文创有没有什么好带回家的、接下来的行程、晚上吃什么、为什么西北菜那么辣……又谈到彼此的工作、明台的学业、大姐的生意,甚至同事八卦。操心的事那么多,好在还有休假,能在西北的面馆里坐下来,放松悠闲地分食最后一份甜醅子。


 


最后一勺筱麦被明楼分走。明诚看了看表,唔,两点半多了。


TBC

【祥林】包子和油条

烟火脆:

卖包子的林X卖油条的壮


争取一发完


圈地自萌


为了庆祝找到写满脑洞的草稿纸和顺利完成结课测试


顺便满足小白的愿望或许这篇文章里有一点点林祥的影子


————————————


家住天津城的郭麒麟祖上三代都是卖包子的,到了郭麒麟这一代,他们家的包子在天津也已经小有名气了。


最近这段时间,郭麒麟的父亲决定将生意交给儿子,让他好好历练一番,其实说白了就是他最近和理发店一头卷毛的老板交上了朋友,天天没事干就去人家店里喝茶,实在是没心思做包子了。于是这个重任就交到了亲儿子郭麒麟手上。


说难其实也没什么,从小就是在包子铺长大的,做生意的那些个门道,郭麒麟也算是从小就耳濡目染了。什么和气生财啊,顾客至上啊,做生意不能丧良心啊他都牢牢地记在心上。做包子的诀窍老爸也都传授给自己了,按理说是没什么大问题了,不出意外的话生意也就不温不火地做着,不求在自己手上一炮而红成为网红店吧,但至少希望销售额不要下滑。


偏偏就事不遂人愿。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最近刚刚搬来包子铺旁边的,油条摊的老板阎鹤祥了。阎鹤祥作为北京城内皇城脚下的一个大老爷们,也是没想到自己会来干这个。从小就因为自己抓筷子抓得高被说会嫁得远的阎鹤祥并不是很在意老人们的话,毕竟他是个大老爷们,能嫁哪去,撑死了娶了南方媳妇呗。万万没想到抓得高没预示成他的姻缘,倒阴差阳错地让他的职业成为了炸油条的。没办法啊,日子还得过不是。


但怎么说,从小念过书的就是不一样。博学多识的阎鹤祥同学将自己的聪明才智结合化学知识都用在了业务上面。他炸出来的油条又松又软,好吃就算了,他还在店面装修上下文章,又是机车主题又是熊猫主题的,一个网红偶然发现了这个地方,就有一群网红都跟风来了,紧接着阎鹤祥的油条店就莫名成了网红店。


有钱了自然就想着要开分店,这不,阎鹤祥亲自坐阵,庆祝天津分店开业大吉。网红店一开,自然少不了人流量,很快就冲掉了隔壁郭麒麟家的生意。这下郭麒麟可慌了,这一个炸油条的怎么这么受欢迎啊,现在油条都这么好吃了吗?想着想着喊来了店里面的一个小伙计,嘱咐了他两句,让他去隔壁探探虚实。


郭麒麟亲眼看着小伙子去隔壁吃油条吃到开心地合不拢嘴,心想说我给你加工资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开心过,那油条里是被人下了药还是怎么着,怎么就那么好吃了?过了一会伙计回来了,对隔壁油条赞不绝口并且顺带着猛夸炸油条的阎鹤祥。


“没想到老板不仅油条炸得好吃人还那么有文化”


“老板对顾客超热情的,老板超博学”


“老板你一定要去吃啊,里面有好多人都在拍小视频呢!我们也去我们也去。”


郭麒麟毫不留情地给伙计弹了一个脑瓜崩子,我可去你的吧你还记得哪个才是你老板吗?


“我不去,你给我记住了我是不会吃他们家油条的。”


“做早点的不好好卖东西天天卖弄嘴皮子,和那些所谓的专家有什么区别?”


“我可告诉你啊我爸这人对谁都和和气气的就是瞧不起那些自称专家的人,什么玩意儿,这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油条有什么好吃的,切。”


郭麒麟气不过,开始蹲在地上思考人生,我们也是老字号啊怎么就这样了呢?不然我们降价?可是这样不就意味着我们服输了吗?再说了现在降价以后怎么办,一直亏本吗?不行不行还是得想想别的对策。


郭麒麟这边对策还没想出来呢,没过几天隔壁油条摊子就出事了。说白了就是来了个不知轻重的客人挑毛病,偏把阎鹤祥喊出来要跟他争论油条的做法。阎鹤祥好言好语说了半天那人就是好赖不走,还摆出一副要闹事的样子。郭麒麟正好在门口看伙计卖包子,看到这儿可忍不了了,唰地一下冲出来,人还没站稳呢天津话就先出来了,你干嘛呢你就在这儿装砖家,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这条街上有你说话的份儿吗你也不看看。


郭麒麟小小一只,身上还穿着做包子的围裙,脑袋上戴着个厨师帽看上去还稍微显得高点,他倒是不吓人,就是店里伙计们看少东家冲出来要跟人吵架一个个可都吓坏了,谁见少东家发过这么大的火,一溜的跟过去四五个人,把那个闹事的给唬住了,那人也就不敢吱声了。这事儿按理说这么着也就算完了。


可是阎鹤祥不这么想啊,他总感觉那天的情节特别像英雄救美,好像自己得报答些什么吧,那又不好意思直接以身相许,那,阎鹤祥翻来覆去在床上想了一整晚,终于想到一个万全之策。


第二天一大早,郭麒麟被店里熙熙攘攘的人给吓到了,可是有好些天没见过这么多人了。一打听才知道,是隔壁店出了一个活动,拿着在包子店消费的小票可以在本店享受八折优惠。这一下就给郭麒麟带来了生意了,主要是包子本来就好吃,只是一直没有一个特别巧妙的宣传手段,这下就算是借了隔壁的东风了。这样一想,隔壁那个大脑袋也没那么讨人厌了,还挺,善良的。想到这儿他走出店,对着阎鹤祥笑了笑。想想还是老爸说的对,和气生财嘛。


包子店的名声也出去了,郭麒麟觉得这个活动也该结束了,不然阎鹤祥得少赚多少钱啊,可是阎鹤祥好像就是没意识一样,听探口风的伙计回来说,这个活动永久有效。这样一来郭麒麟更不好意思了,想了想总得报答一下人家。就开始亲手做包子送给人家了,一开始还是普通的肉馅的或者菜馅的,后来就开始渐渐在包子上做文章了,一会捏成熊猫形状的在上面点两个红点当腮红,一会又做成一个兔子的脸型。郭麒麟对阎鹤祥的心思,也就在一天天地揉面和馅中变得明朗了起来。


也不需要什么太多的言语了,郭麒麟嘴上说着我才不会吃他们家油条,心里早就软的一塌糊涂了。


那个以身相许,想一辈子对郭麒麟好的想法在阎鹤祥心里也一直没消失过。


有的时候不需要太多言语吧,也不需要什么仪式,心有灵犀两情相悦也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过了一年,两家早点店都装修一新,最大的不同是,两家店中间的墙被打通了。


END




【九辫】他于无声处听惊雷

南邦:

-也不知道写了个什么
-就 希望大家幸福
-@阿深 老师 爱您











————————————————————————


/

       其实硬要张云雷说,他算不上多喜欢这个南方小城的天气。



       每个月都有不会缺席的阴雨天,冬日里的寒风也总会夹带着湿润水汽,冰凉刺骨又让他无可奈何。




       “电热毯简直救我一条命。”


       他开着免提和小不了自己多少岁的外甥闲聊,茶几上的外卖盒子被整整齐齐的摆放好,充满了仪式感。


       小外甥踌躇了半天,憋出来个疑问句:“还回来吗?”然后迎来了长达数十秒的沉默。

       “小王八蛋——”张云雷放下筷子,给自己开了罐可乐,“哎,郭麒麟你也问我这个?”


       “我要不是,我要不是怕你在外头饿死,鬼才懒得管你。”


       “你盼着你老舅点好的不成吗?”




       这通电话以郭麒麟提到杨九郎作为结束,他说杨九郎前些天来找他,问张云雷去了哪儿。




       “那你告诉他了吗?”


       “告诉了。”

/



       张云雷现在还会时不时的想起杨九郎来,不是什么惊心动魄的回忆,他只是想再吃一次杨九郎做的饭。




       他和杨九郎的爱情,开始时隐蔽结束时悄无声息,知道这段感情的人连他自己和杨九郎在内不超过五个,张云雷给自己和杨九郎留足了后路。




       只能在深夜里牵手,只能在无人处亲吻。




       离开北京的那天他和杨九郎说了分手,然后听着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最后杨九郎蹦出来两个字:“再说。”


       之后两个人就像憋着一股子劲,谁都没有再找过谁。


       他没想过杨九郎真的会来找他。


       顶着一头乱发窝在沙发上,厨房里油烟机的轰鸣声让他觉得自己仍在梦中。


       是怎样的梦呢?他梦见杨九郎拖着硕大的行李箱,拎着从楼下菜市场里买来的新鲜果蔬,敲响了他的门。


       “您就在这儿干坐着啊?”




       “不给你瞎捣乱还不好。”




       张云雷想起了杨九郎头一回来他家给他做饭的情景。


       他扒拉了两下头发,手里是杨九郎替他倒好的温水, 一个大大的黑色行李箱立在玄关那里,自己的家居拖鞋出现在杨九郎的脚上。


       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水,赤着脚跑进厨房。


       “杨九郎你——”




       “哎在呢在呢,你先出去,一会儿油溅着你。”


       那句你怎么来了被哽在喉咙里,张云雷眼睁睁看着厨房的门在自己面前关上,突然泄了气。


       天大地大,杨九郎哪儿都可以去,却万万不能出现在这里,他忍了半年不想前功尽弃。




       “我把工作辞了,来投奔张老师你了。”杨九郎笑嘻嘻的开口,话还没说完就挨了一脚。


        张云雷被气得不轻:“你是不是有病。”


        “你轻点儿,轻点儿的。”


        “我踹死你得了。”

/

       好久没有用过的次卧归给了杨九郎,张云雷拿着鸡毛掸子加入了次卧大扫除。


       他总不能真的连人带着行李一块儿给扔出家门。


       “一个礼拜,你在我这儿最多呆一个礼拜,我当你是休年假散心,之后立马给我滚回北京。”


       “磊磊。”杨九郎叫住他,“你还记得你当时和我说分手,我说的什么吗?”




       然后又换了个更为坚定的语气:“张云雷,我没想过和你分手,再难都没想过。”





       张云雷背过身没有回。

/

       主卧的门自打张云雷进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打开过,厚实的木门隔绝了两个人。

        杨九郎靠在门上努力的听着里面的动静,却一无所获,他试着敲响了房门。




        “有小朋友想听睡前故事吗?”




        “你是傻逼吗?”张云雷从床上忿然坐起,用被子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

        “你不在的这半年,我去了不少地方,见了很多人和事,想着能把这个故事说给你听。”




       张云雷裹着被子轻手轻脚地靠坐在门边,轻叩了一下门,算是示意杨九郎可以开始了。


       “是个俗气的故事,”杨九郎说,“故事的主角是个小眼睛的年轻人。”

/

       他没有战胜过恶龙,没有去迎娶貌美且温柔的公主,他的爱人远在千里之外,所以他要动身去找回自己的爱人。




       年轻人行走在麦田间,和劳作的农民打了声招呼。


       田间的农民问他:“你的爱人是镇子里的美丽少女吗?”


       年轻人停下脚步并回答他:“不,他在的地方要比这远的多,他虽然美丽,但可不是什么少女。”


        年轻人骑着马奔驰在林间小道上,偶遇了同样远行的猎人。


        高大的猎人问他:“你的爱人是城里的哪户人家的大家闺秀吗?”




       年轻人拽紧了缰绳回答道:“他在还要远的地方,大家闺秀比不上他。”




      年轻人来至海边,沙滩上满是嬉戏玩闹的孩子。


      小女孩儿抓着海螺塞进他的手里,眼神里透着天真:“那你的爱人在这片海的对岸吗?”




      “说不定,但我可能还要翻越高山穿过草原才能见到他。”


       他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头:“大家都猜测他是位美丽的少女,是位大家闺秀,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觉得他一定是位很好的人。”


       “就这样?”


       “不够吗?他是你的爱人,外人又没有资格谈论他。”小女孩拍干净手里残留的沙子,“即使他是小猫咪也好,小兔子也好。为什么大家一提起爱就先想到的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呢?”

/

       “我没办法回答她的问题,但是我把海螺带了回来。”





       门自里面被打开,张云雷红了一双眼睛,朝杨九郎摊开手,恶狠狠的瞪着他:“海螺呢?”

/

       飞往海南的航班在傍晚的时候准点到达,杨九郎看着身边压抑不住兴奋心情的张云雷,觉得选对了地方。


       阵阵海浪声带来的海风让张云雷打了个寒颤,握紧了杨九郎的手。


       太阳带着暖黄色的光芒从海平线开始上升,远远的大片天空被渲染成橘红色。





       “杨九郎。”张云雷伸出手抱住了他,没头没脑的说了句话。


       “我不畏惧爱情,因为我的爱情就是你。”




       轻柔的吻落在嘴唇上,也落在了杨九郎的心里。




       “我在日出时吻你,也想在日落时和你携手归家。”

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疯狂卖安利时间

网剧《疯人院》!!!!
看了你不吃亏!看了你不上当!
乍一看五毛特效国产辣鸡恐怖片,实际上温情反转高配中国版世界奇妙物语。
单元故事,剧情紧凑,抽出来就是逻辑严密的大电影。
审美全程在线,除了没钱做特效,连字幕都有种HBO的高级感。
出品公司是孔笙导演他女儿开的,所以配角集结正午山影顶级豪华卡司。梅婷开篇演技就炸裂,还能见到伪装者明家大姐、苏医生,外科风云钟主任,鬼吹灯胖子,琅琊榜虾酱大大、真.靖王妃……
男主刘畅虽然有点青涩,但颜值加成,也足够用心。

看完两集的我听着这个BGM突然爆哭
信我没错的朋友们!!!入手不后悔!!




一个良陶

和周九良在一起好像是一件很魔幻的事。
魔幻。唯物主义者陶阳纠结许久,还是用了这个词。
“反正…那几天在他家借住,他做葱油面给我吃。我觉得挺好吃的。有天下午他问我,要不然我一直做给你吃吧。我说好。”
“所以你晚上就让他牵你手了??????”

又好看又玩得转,从小万人迷到大,追求者排一排能把三庆园坐满站满趴满吊满,这点儿情场经验没少给外甥干外甥表外甥传授啊,张云雷就不明白了一块儿跟着长大的崽儿怎么这么好骗呢?
这绝对是自己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陶阳也没缓过来,晕着呢。
孟哥参加相声有新人要唱评戏,少个京胡,大林直接说咱把阿陶叫来呗。行,去去吧,周九良说要不你在我家里住几天,咱俩练琴方便。
住了六天。
头四天什么事没有,周九良也不管他,WI-FI充电器房间全准备好,下午敲敲门练会儿琴,跟酒店经理似的。
挺好。
等他吃了五天楼下猪肉白菜饺子,实在不行了,周九良攥着围裙角儿冲他来一句:
我做饭咱俩在家吃?

葱油面好吃。就是吃着吃着,他看着周九良那埋下头去苦吃的劲儿,怎么就这么想揉一把那卷毛呢?

“嗯…九良啊…”
他刚开口,周九良从大海碗里抬头起来,眨着眼睛认认真真:
“怎么着师哥?”
要了亲命了。

周九良喊师哥,这种事儿太犯规。何况他本来就长得好看。陶阳想,我本来就挺喜欢的。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给栽人手里了追都不用追的?”
张云雷嗷一声,双手捂脸,彻底崩溃。

真不能赖陶阳。看着跟个老先生似的,一开口民国几几年年,其实还是个小年轻,人生二十年全给了京剧,小辫儿再怎么教,这些爱欲情思,他能懂什么呢。
更何况,教他的师父自诩情场高手,最后又栽在谁手里了?

有粉丝拍他穿着蓝褂子给郭爸的伴奏那一场,周九良穿的是黑褂子,架着腿在他后边弹三弦。
以前从没注意过,多少年了,两个人以这个姿势,仿佛静止地过了这么多年。

“喜欢你。”
晚上一块儿散步,陶阳酝酿半个钟头,刚要开口,周九良先他一步,在他面前站住了。
陶阳愣了。这小辫儿教我的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我还没用上呢?
“你你说什么?”
“嗯,喜欢你。”

“对不起,我这人可能就是有点毛病。那天看着你在那儿理衬衫领子,脑子里一片空白的,伸手就把你的手抓住了。后来才想起来,我还没表白呢。可是,你也没抽开手啊。师哥。”
周九良在路灯下,卷毛乱蓬蓬的,眼睛水润。
陶阳比他矮,从这个角度看上去,好像云朵化开,熠熠金辉撒了一地。
“所以…我可以吗?”

“……我可以吗?”周九良锁住他一条窄腰,在他耳边颈窝密密麻麻地落下吻痕,忽然急喘着停住了,抬起眼睛,认真得几近哀求。
陶阳脑子里全是水声,胡乱点了点头。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你…!周九良你他妈……”
周九良伸手捂住师哥的嘴,小心翼翼舔舔细瘦的锁骨。
“嘘…别叫…你十八号唱戏呢…嗓子哑了怎么办。”
陶阳眼睛里蓄了一池泪光,狠狠掐住了他的手臂。


“唉,你说,他毕竟是师弟呀。小孩子的愿望,哥哥肯定要满足的。”
云字科师兄次日穿上立领衬衫,懒懒地笑着,如是说。